忘忧草应用破解版

“若丽苏曼小姐你只想说这几句话,我认为你心里应该清楚我的性格。”红芒的回话带着毫不留情的味道,“没有直接证据,或是较多的间接证据,对于清楚组织核心的你来说,应该明白这项研究持续了多长时间,其中有多大的危险性吧?”

“但这危险性比起目前帝国中正发生的事,两者之间,我依旧认为组织这方的危险要小很多。从组织建立至今,过去很长一段时间。最初还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但组织现在的情况,我认为只能算是一个潜在的威胁,一个处于各种势力编外的小小放养执行机构。这对组织来说是最好的状态了,我不会冒险将之打破。”

“艾米莉亚小姐你真的这样思考?我想再给组织两百年,想要在研究上有所突破也绝无可能。组织最后的成就,只会是找到提纯究极金属的方法,并让浓度达到一个可观数值而已。除此之外、、、这些,你不会没有想过。”收起笑容,丽苏曼才意识对方是与麦格里类似的人,并且还是女性,所以变得认真起来。

“那就说明组织只能走到那一步了。”红芒像是对这件事看透了,“千年时间,后相大陆上也只有帝国有那种技术,强大如同另外两个巨型国家,也没有在漫长时间中拿出对应的东西。他们或许受到其他大陆上国家的限制,可这么长时间,依旧没有想尽方法做另外的尝试,也足够说明在暗自的研究上,付出与得到的成果是完全不对等的。”

“丽苏曼小姐,你刚才说了句很正确的话——只要有一个目标,或是让一些人看见可以实现目标的希望,这就行了。实际情况也完全在依照它走,组织能建立,便是因为有一个人给出了一个目标,并带来一点成功的希望。于是后来者纷纷伸手出来,表示愿意参与,共同去培育这个目标。两百年并不算短,建立组织的那一批人死去多时,他们的后继者还记得目标,不过后来,不断参与的人陆续投入大量资源,这让他们看见目标以外的利益。”

“后一代认为自己要远比第一代建立者们清醒。他们清楚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,所以转而有了其他念头。至于现在,组织的高层变更数代,希望早就在变更中完全泯灭无声,目标也成为一种口号,只会当做旗帜去号召,不再给组织的人指明道路。你认为现在的组织,除了壳子还是组织的模样,内在的人还有多少是真心朝着目标前进的?”

丽苏曼默然,她一时间不清楚红芒说起这些的用意。

“说得有些多,丽苏曼小姐。”红芒不慌不忙地接续上自己的话,“组织目前没有力量。我相信你的话,你知道组织研究缺少的重要东西需要在哪里去寻找,知道这些东西的线索,知道这些物品实际上就在哪一个人的手里。但是,这些对目前的组织来说已经不重要。即便你现在拿着那些东西,下一刻就出现我面前,说‘拿去吧,我知道你们就缺这些东西’。即便这样了,能改变的依旧很少。”

“大概我把东西给你了,你将之交予组织,他们也不会用来进行研究达成目的,而是瓜分后当做自己手里可以进行交易的筹码?我应该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丽苏曼就差“哦”的一道醒悟声音了,“我记得不久前,已经死了一个叫做‘绿什么的’人吧?”

“叫做绿树,负责各种材料采购的人。”红芒解答,“借由丽苏曼小姐你的关系网,达成了此目的。”

“绿树死了,还是不够?”

“圣皇厅死去一个圣父,对于圣皇厅是好事,还是坏事?或者说,对圣皇厅有影响吗?”红芒反问。

90后美女裴紫绮圆点冰鞋风

“不会,圣父们还有很多。这会是好事情,对其他圣父,也对我们。”认真回答的丽苏曼理解红芒的话,“既然不够的话,多一点不就好了。一个绿树不够,加上其他人,数量去到一个数值,就能解决这些问题。所以你更应该参与进来。研究所需的几项重要东西,我手里的线索,已经锁定的具体人员,找到理由不会太过于简单。你也想找到机会清洗组织内部吧?碍于组织高层的身份中都有高阶手术者这一项,一心逃跑的他们的确难以解决、、、”

“、、、但现在,还有过后,仅是组织的几名高层,将不会困难。我这里有很好的计划。”说到这里,丽苏曼险些抑制不住自己脱出喉咙的笑声,但声音走出喉咙的那一刻,被她强硬的吞回肚子,“继续跟进我们合作的事情,研究材料,组织内部清洗,都能获得解决。”

“风险太大,其中哪怕有一步没有控制住,走向失控局面,都会失败,面临更为巨大的危险。”红芒以冰冷的声音回答,“丽苏曼小姐,跟进合作一事或许可以接续上,这本就是我们之间的计划,此刻还有周转余地,即使核心人物是危险漩涡。但对于组织的研究,既然已不抱希望,所以不会去冒险。你手中的只是线索而已,或者说仅是猜测也说不一定。现在的组织也好,我也好,或者说丽苏曼小姐你也好,都不能承受这结果。”

“那或许等一等,你所看见的东西将会不一样。”说完,丽苏曼呼出一口气,“对于帝国这里的支援,可以的话,记得联系我。”

“我会考虑,并尽可能想办法。”红芒说完,联系切断。

关掉通讯器,红芒吐出一口气,重新看向身前桌面写满各标记的地图。是一张简略地图,囊括所有小国,以及帝国边境向内的一部分疆域。一条红线横贯各小国,进入帝国边境后成为虚线,最后以马诺马为终点。这条路线上有诸多标记点,每个标记点边都有详细的记录。

“你们女人真是可怕。”正准备继续自己的分析,金斯利因的话语声传来。

“若以为丽苏曼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,什么都不去仔细思考的人,过后是会付出巨大代价的。”红芒冷声回答,表达对金斯利因打断自己分析的不满。

“听你们间的谈话,她后续应该会找到证据,来证明那男孩身上的确有研究材料吧?这样看,是你赢了。”

“不,是我输了。”红芒当即反驳,“丽苏曼的确会去寻找证据,来证实索里亚图,也即是卡西亚身上的巨大价值。但从她说出知道研究材料线索的那一刻,就是我输了。即便只有一点概率,我都会进行尝试。无论丽苏曼是否去寻找证据,关于这件事的调查,从这一刻就算开始了。”

“并且,你以为丽苏曼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?”红芒笑,金斯利因咂咂嘴巴,不说话。

“因为从一开始,无论是我,还是丽苏曼,我们合作之初,是真地认为索里亚图是索里亚图,卡西亚是卡西亚,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关联。但现在,虽然我与丽苏曼仍旧不能百分百确定索里亚图与卡西亚是否重合了,可这件事的牵扯面太大,只要有这种可能性,我们就不得不提前找到脱身的办法。”

“这也是丽苏曼之所以会联系我的原因了,比起我,更加害怕的人会是她。”
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