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解软件大全网站

,精彩免费!

要是白云易真的能稍微自残一下,表现出一点骨气还好,结果白云易下跪求饶。可想而知,白鹤人心中会有多么愤怒。

白鹤人把白云易吊在院子里面的树枝上面,足足打了半个小时。

哪怕白云易被打的哭爹叫娘,白鹤人还是没有解气,其他人怕白鹤人气出个三长两短,都在忙着劝慰白鹤人。

白凤雏则把白云易从绳子上面解了下来,送到房间里面,卧床休息。

白云易躺在床上,面朝里面,不肯做声。

很明显,白云易的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。

白凤雏道:“云易,爷爷也是为了你好,你自己好好想想,这次闯下了多大的祸。”

看g正)版☆*章}t节rb上l\

白云易不服气,反驳道,“当时林天成要我下跪,难道我下跪就对了吗?”

白凤雏叹息一声,“云易,收心吧,这些年你给家里添的麻烦不少了。”

白云易沉默了下,用略带抱怨的口吻道,“哥,我上次也答应你了,只要周雨萌嫁给我,我就收心。可是,虽然周雨萌愿意假装我女朋友,但我们之间一点实质性的进展都没有。”

19岁清纯女孩蒋佳恩可人图片

“我问你,周雨萌是不是答应做你女朋友?”

“是。”

“在外人眼中,你们现在是不是在谈男女朋友?”

“是,可是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白凤雏打断了白云易的话。

他眼眸中露出几分决胜千里的无匹自信,“记住,这几天每天都要叫她来家里照顾你,哪怕是做做样子都可以。等你伤好之后,约她出去吃饭,把她灌醉也好,用其他方法也行,让她成为你的女人。”

白云易终于肯转身看白凤雏,他目光惊疑不定,一会儿后,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道:“哥,我明白了。”

白凤雏点了点头,目光灼灼看着白云易,“云易,你记住,白家能有今天不易,从今往后,白家可以让你荣华富贵,但并不会任你胡作非为。你再不收敛,不要怪我不讲兄弟情面。”

“放心吧,只要把周雨萌娶回家,我哪儿都不会想去。”

林天成躺在病床上面,神情看起来略微有些惬意。

自从人机合体,林天成就一路逆袭,这次受伤,难得停歇下来,再加上又有美人悉心照料,日子也过的有点小爽。

听到有人敲门,林天成道:“进来。”

白凤雏手上提着一个果篮,面带笑容进入病房,看见夏雪不在,他脸上笑容就阴冷了一些,把果篮放在一边。

“我是代表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,过来给你道歉的。”白凤雏道。

林天成道:“事情都过去了。”

白凤雏继续道,“云易回家后,我爷爷又把云易……”

“我已经原谅他了。”

白凤雏本来还想说一下白云易在家中受到责罚,林天成却出声打断,他的意思很明显,白云易受罚和他没有关系。

白凤雏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天成一眼,笑道,“老实说,我还是很佩服你的,区区小伤,就要找夏老告状,让夏老去找穆老给你出头。穆老的人情不是能用就可以用的,如果只能用一次,我一定会用在生死关头。”

“我没想到夏老会去找穆老。”林天成道。

林天成说的是内心话。

他没想到白云易有那么牛的一个爷爷。

倘若一开始就知道,夏济生没有能力给他讨一个公道,这个亏吃了也就吃了,来日方长。

当然了,纵然穆老出面,林天成也没有觉得可惜。

他早就想过,等伤好后,就给佟宝儿几人提升实力赚电,然后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。

他相信,只要充到足够多的电,应用品商店里面的应用,一定不会让他失望。

等到有一天实力超绝,不要说是京城,就是龙潭虎穴,他也去的。

白凤雏道:“穆老的人情,不会再有第二次,你这次也没有吃亏。既然你说过,你和夏雪之间的协议不作数,那么,伤好之后,能不能离开京城?到时候我给你践行。”

林天成道:“恐怕还要一点时间。”

“多久?”白凤雏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天成。

林天成想了想,“难说。”

他要帮佟宝儿,周雨萌,冉冬夜提升实力之后,才会离开,这个过程需要多久,确实很难预料。

白凤雏道:“你在江岸省,女朋友不止一个。要是让你江岸省的女朋友,知道你和小雪的协议,你觉得她们会怎么想?”

“你调查我?”林天成冷冷地看了白凤雏一眼。

白凤雏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不想小雪受到伤害。溺水三千只取一瓢,王梦欣,凌墨晴,栾静竹,小雪,不管你选择和谁在一起都没有关系,哪怕是小雪也行,我和你公平竞争。”

“你要听实话吗?”林天成目光灼灼看着白凤雏。

白凤雏毫不示弱地看着林天成。

“实话就是,我女朋友就是我女朋友。夏老师,你可以和我公平竞争。”

这两天夏雪对林天成的照顾无微不至,让林天成不小心充到1个电。并隐约有愿意履行协议的意思。

林天成不会强人所难,但如果有希望,他也不会放弃。

白凤雏用戏谑的目光看着林天成,“你知道我和别人讲话,有录音的习惯吗?我随身带有录音笔的。”

林天成定定地看着白凤雏。

白凤雏笑道:“好好养伤,在京城翻起这么大的风浪,还能够安然离开,你也算创造了一个奇迹。”

说完,白凤雏转身离开。

只是,没走两步,白凤雏突然感觉到身后臀部下面传来一股恶风,他心中暗叫一声不好。

白凤雏有锻炼的习惯,身体素质不错,可惜的是,还没有等到他做出任何反应,就感觉到两腿间中了一击。

“嗷!”

白凤雏嚎叫一声,痛的跳起脚来,双手捂着下面,缓缓蹲了下去。

林天成飞快地在白凤雏身上摸索一通,果然摸出一支录音笔,他冷哼一声,用手抓住白凤雏的头发,“你知道如果别人让我不爽的时候,我有打人的习惯吗?”

……